bet356唯一官网|主页(欢迎您)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无障碍浏览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文艺作品 >> 正文


书虫的诗(10首)



来源:县委党史研究室 作者:金文明(中共永德县委党史研究室)) 时间:2021年12月29日 15:17 点击率:打印 】【 关闭

  

 ①搪瓷口缸

  

  群众大会上,父亲

  奖到一只搪瓷口缸,侧面写着

  为人民服务

  

  父亲用它泡了一辈子茶喝。黝黑的茶垢

  如厚厚的茧皮。父亲不认识字,只在

  挂像上认识毛主席。一辈子的忠诚

  

  后来,父亲走了。只带走

  自己的荣誉

  

  想想一杯茶一天班的某些作风,换到的

  不止一只搪瓷口缸

  

  2020.8.27

  

  

 ②陪着你

  

  那场露天电影,手心的汗

  一直攥到加影片。主角,太走心

  跨出银幕,坐到我的右边

  

  星星抬头可见,菩提树用叶片

  遮住窥视者的眼。那时还没有手机

  只有上海表上的十二点

  

  倾听钟声,我们从荒原,走进殿堂

  走到一本,合拍的照片。再走到

  眼前

  

  岁月储蓄了记忆,澄清了患难,增数了

  年龄。也攥紧了

  两颗初心

  

  我只想舀一碗清水

  种上瓜蔓,和你

  听晚风奏曲

  

  2020.8.31

  

  

 ③水果糖

  

  农村娃,只能踮脚

  往柜台上张望。看一眼就管饱

  有水果的香和甜

  一分钱,三颗糖的年代,计划着用

  父母很少有,我们更没有。皱褶的纸里

  既包着甜,也包着酸

  我偷偷捡起滚落门外的一颗

  到我的儿童乐园里分享。我们就像

  传递着上苍的恩赐,把那份十分不易的甜

  吮吸干净

  

  当一种卑微屈膝前行

  向着光明,坚韧不拔

  突兀。从天而降的甜

  已然没有味道了

  无色,无味,透明

  

  2020.9.8

  

  

 ④打谷桶(掼槽)

  

  田鼠把秋天叼进洞里。他又听到

  最爱的那音

  

  一片金黄,塞进皱巴巴的一页

  稻菽刷打着,口开底收的大斗

  

  他被拖动在谷茬上,张开方形的口

  原始地吞下金色的田野

  

  马达声从遥远的地方来,读着打谷桶

  拖动过的历史,撕开了

  新的口子。也带来,遥远的

  勋章

  

  2020.9.10

  

  

 ⑤你与永德

  

  用厚重的方言

  将三山和四水

  译成,我的母语

  

  老别山脉的伟岸

  是上个世纪的古风和飘落的白雪

  而永康河,你的背后

  年轮与生命,它们包括

  这里的猪牛,羊群和日头

  还有,怀揣古赕秋色的

  那页宣纸

  

  我想触碰一处旧石器或古崖画的文化遗存

  摸一摸你赭色的温度,让黄沙

  漫道康滇古陆千里

  

  你不一定是,身穿黑僰濮服饰的

  永德人。但你一定有过

  前世的木屋和铃铛的榫卯结构

  晚风一吹,你也一吹

  羌笛

  就响了

  

  2021.3.29

  

  

 ⑥老家的茶

  

  呷一口,那条长满青苔的小河

  就涨一次水。石爬子鱼

  也游动一次,把河水晃得

  橘黄明亮

  

  它们把根伸向远古。厚厚的茎脉里

  族人开天辟地,伐木造屋,男耕女织

  

  茶树每发一次芽,就有一场

  精心的策划,有一次生离死别

  有一代人老去

  他们的衣食住行,唯靠茶叶

  

  梅雨时节,父母带着两个子女

  搬出木场。我开始把老家的茶

  从父亲的记忆里

  端出来

  

  2021.5.17

  

  

 ⑦有多少旧事可以重拾

  

  土坯看着纯手工捏成的童年

  茅草把七分水的房檐铺得

  通透。稀泥用温度擦拭着

  爷爷讲故事的夜晚。老屋

  花去了多少岁月,才攒够

  熙熙攘攘的日头,才攒够

  门前穿梭的人流

  

  夕阳下,父亲把乡音装进烟斗

  一口一口抽出老家的长短

  母亲则用饭香,把几个用碎瓦片当玩具

  就可以天天快乐的孩子聚拢来,天伦

  把夜色慢慢合上

  

  我把晚霞从父亲的烟斗里取出来

  把颜色调成记忆的土黄,想用

  大了一号的脚印作筹码

  量一量爬满老屋的旧时光

  

  2021.6.30

  

  

 ⑧老 屋

  

  天一亮,老屋就醒了

  它要接着昨天的工作,继续

  数日头,数墙角密密麻麻的瘪苔藓

  和身上日益增多的裂缝

  

  当它的影子盖住屋檐水滴成的那条沟

  此时,一枚棋子已越过楚河汉界

  吃掉了另一枚棋子。只到空空的院场上

  剩余的一尺光阴封住了榫头

  才停止了一场厮杀

  

  若是夏天,蝉鸣会从南瓜架上

  跌落到大石碾的孔洞里。任凭老屋

  怎么哀嚎,就是不出来

  

  坝子的天气很热。老屋

  像上个世纪的老男人,再怎么热

  从不坦胸露乳

  

  老屋最怕风吹,风一吹

  它的颈椎和腰椎就会脱落出

  两段历史。一段是草顶

  一段是瓦顶

  

  2021.7.21

  

  

 ⑨困在牢笼里的人生

  

  锦绣江山,金旭之光

  中骏世界,高大富丽堂皇

  它们像人体的收容站,比如

  陈列着银行与钱柜,宝马与奔驰

  

  耗尽半个世纪血肉的羔羊

  以敢拼的荣辱,跻身高大尚

  所赏析的荣耀之光

  

  压抑的胸闷与蓝天白云

  格格不入。人潮中的汹涌澎湃

  地平线上爬行的蜗牛,紧紧缚魔

  牢笼上的金属窗口

  

  与之相比,我只想将自己交付于

  枯枝烂叶,让时光摆弄我的思想

  包容我的一切

  

  2021.7.25于临沧

  

  

 ⑩在永康

  

  有会说话的两座古城,一座在东北方向

  一座在西南,隔着南桥河

  深秋时,它们会从瘴气说起,谈到

  古赕风云,一直到鱼米之乡和水府之韵

  

  七姊妹山在肥硕的语言里濯洗着长发

  那个不懂古赕战事的,却是古赕女人

  她擎着晚唐的诗句,摘下发髻上的

  一树木棉,在忙石寨那棵

  古榕树下等你

  

  在永康,东半山的女人会约你去

  土佛山叙旧,西半山的汉子会用砍刀

  守着家门。水流来到坝子上,会放缓脚步

  它想在文化的蕴层里勾陈,顺便

  把一些情留下

  

  2021.8.20